中医战疫 古老东方智慧焕发新生机

摘 要

  欧洲第一锅预防新冠肺炎的中药是在匈牙利煮的。从2月27日开始,在布达佩斯,几乎每天都有华人中医师免费为当地民众提供改善人体免疫系统的汤药。  在美国、老挝、伊朗、韩国等地,中医药都在用不同方式为当地抗击疫情作着贡献。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中国是

  欧洲第一锅预防新冠肺炎的中药是在匈牙利煮的。从2月27日开始,在布达佩斯,几乎每天都有华人中医师免费为当地民众提供改善人体免疫系统的汤药。

  在美国、老挝、伊朗、韩国等地,中医药都在用不同方式为当地抗击疫情作着贡献。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中国是目前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最具经验与成果的国家,中国抗疫经验值得借鉴。

  而在中国经验中,发挥中医药优势、坚持中西医结合是显著特征。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效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凡是秉承客观态度,无不承认,战疫情,中医确实有一套。

  应对疫情,中医做了些什么

  1月27日,刚到武汉的张伯礼心头一沉。

  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当时看到的疫情很严重:医院爆满,发热门诊几百个人排队,几个小时也看不上病。“特别是看病的、陪诊的都混杂在一起,让人担心。”他说。

  两个月后,武汉在院的患者从6万多降到了1000左右,重症患者从1.2万减少到490例左右。正如意大利诗人但丁所说,冲破黑暗夜,再见满天星。

  这一逆转的实现,首先要归功于隔离——集中隔离、分类管理,把发热的、留观的、疑似的、密接的人员(四类人员)坚决隔离开。武汉市基层社区组织和市民非常给力,用了几天的时间基本上把患者成功隔离开。

  只隔离不给药,只是成功的一半。“虽然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但是我们有中药,所以我们就给病人发放中药汤剂和中成药。”张伯礼说,开始不太顺利,武汉13个区,第一天只发放了3000多份。两三天之后,大家看到了中药的疗效,烧退了,咳嗽也减轻了,很多患者主动要药喝,前后发了60多万人份的药物。

  2月初,四类人员中诊断出确诊患者的比例是80%多,2月中旬就降到了30%,2月底百分比就降到了个位数。“集中隔离,普遍服中药,阻止了疫情的蔓延,是取胜的基础。”张伯礼说。

  对于重症患者的救治原则,是西医为主、中医配合,中西医结合。“中医配合,有时是四两拨千斤。”张伯礼说。在金银潭医院、湖北省中西结合医院、雷神山医院,中医都参与了重症救治,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们的经验是中药注射剂要大胆使用、早点使用。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对稳定病人的血氧饱和度、提高氧合水平有作用;痰热清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与抗生素具有协同作用;血必净注射液对抑制炎症风暴、控制病情进展有一定效果。”

  患者康复期治疗也是中医发挥作用的“主战场”。据北京地坛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医师王融冰介绍,患者治愈进入康复期后还有一些症状,比如乏力、纳差、心慌、气短、失眠、抑郁等。这些症状的彻底解决需要中医药的帮助。“比如针灸、拔罐、刮痧、耳豆、穴位按摩,还有传统功法太极拳、八段锦,都有利于病人舒缓情志、增强体质,尽快恢复健康。”

  破除偏见,中医做对了什么

  确诊后,李华(化名)吃的第一口药,是汤药。

  “之前在国外不了解中医,没想到中药效果这么神奇!”才一两天,症状明显好转的李华,忍不住向医护人员发出感叹。

  不久前,从境外来京后,经筛查诊断,李华住进了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B2病区。

  “中医药的优势在武汉已经得到充分论证。”给李华把脉开方的病区负责人、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原庆对患者的后续治疗很有信心,“中医讲‘三因’,因时、因人、因地,小汤山接诊的是境外来京人员,中医作用的发挥是否与武汉一致,需要实践来论证。”

  每次问诊,原庆及其团队的开场白都是“您了解中医吗”。回答中差不多一半以上是“完全不了解”。

  “我说要把把脉时,他反问我,把脉是干什么?”原庆说,在望、闻、问、切之后,他都会建议对方先上网看看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的情况,然后才是处方开药,开的也都是汤药。

  “患者了解之后,都非常愿意接受中医治疗。”更让原庆团队自信的是,包括首例确诊病例在内的不少患者,都发出了“没想到中药效果这么好”的感叹。

  中医药治疗传染病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比较成熟的科学规律。针对传染病的治疗,主要集中在3种治疗方法上:清热、化湿和解毒。

  “面对传染病,中药的使用好比是迅速动员一个国家的军队防卫体系,旨在迅速抵御外来之敌(病毒),防止敌人对国家造成重大破坏。”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说,“比如化湿的治疗,实际上就是提振军民士气,提升免疫功能。解毒的办法,就相当于给入侵之敌当头一棒。清热的方法,是改变人体的内部环境,使病毒无可藏之处。”

  原庆遇到的对中医不信任的态度,是疫情防控中一个并不少见的现象。可以说,除了与病毒搏斗,中医还要直面各种质疑和偏见。而消除质疑、证明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用疗效说话。

  据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介绍,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中医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能够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

  疗效显著,中医是怎么做到的

  日前,《柳叶刀》预印本发表论文,基于中国10省662例临床救治观察,“清肺排毒汤”应急项目组研究发现,中性粒细胞和淋巴细胞比值对新冠肺炎诊断和重型患者临床病程进展具有重要预测价值。

  这篇文章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柳叶刀》系列期刊上刊载的第一篇中医药研究团队临床科研成果。中医药抗疫经验,正在为国际学术界所认可。

  论文提及的“清肺排毒汤”是国家诊疗方案中推荐的通用方剂,也是此次中医抗疫中形成的“三药三方”之一。

  在特效药和疫苗付之阙如的时候,“我们跟西医一样,注重从老药里筛选有效的药,同时也研制了几个新药新方,也就是‘三药三方’。”张伯礼说,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方、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均经过了实践和研究的双重检验。

  比如,金花清感颗粒,主要功效是疏风宣肺、清热解毒。“我们在武汉做了一个临床对照研究,结果显示,金花清感颗粒治疗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和对照组相比,转重症比例下降了2/3,退热时间缩短了1.5天,反映免疫功能的白细胞、中性粒细胞计数和淋巴细胞计数有显著改善。”张伯礼说。

  血必净注射液联合常规治疗以后,可以使重症患者的28天病亡率下降8.8%。清肺排毒方在全国10个省、66个定点医疗机构治疗的1263名确诊患者中,治愈出院1214例,占96.12%。宣肺败毒方通过对武汉市500例患者开展的研究显示,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明显减轻,无一例转重。化湿败毒方,也在临床疗效观察中确证了有效性。

  “中医和西医在治疗模式上有明显不同。从西医来看,多数化学药物都是单靶点的,而中医和中药更多是多靶点的。也就是说,中药更像个团队在作战。”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邱海波说,就这次新冠肺炎而言,病毒导致炎症、免疫失调,进一步导致肺、心等器官的损害,因此,病毒、炎症、免疫力异常导致的器官损害,都是靶点。西药往往是针对某一个靶点进行治疗,而中药是多靶点的治疗,对病毒的复制、对炎症的消除和对免疫的调节以及对之后的器官损伤、凝血等方面都会产生影响。

  援助他国,中医还能做什么

  3月18日,化湿败毒颗粒获得国家药监局药物临床试验的批件。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表示,中药和化学药、生物药的研发流程不一样,化湿败毒方源自临床,获得临床批件的意义更在于中医对疫病的理论以及临床疗效有了物化的载体,也是把中医的科研数据与临床高级别证据进行了有效转化。

  “获得临床批件以后,好多国外朋友纷纷向我们要药。我们在给国外朋友赠送药的时候,化湿败毒颗粒被称为‘Q-14’,Q取英文谐音CURE,治愈、解药的意思,‘14’表示这张方子是由14味药组成。”黄璐琦说。

  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报道称,武汉建议使用中药“是有道理的”,它应与西药结合使用,“在西方医学中,我们的药物仅能攻击一个具体目标。而用中医疗法,则可以防止病毒吸附细胞、病毒复制等。”

  “现在疫情在多国、多点暴发,中方愿同有需求的国家开展中医药参与疫情防控的国际合作,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余艳红说。

  一是分享救治经验。及时主动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分享中医药参与疫情防控的有关情况,把中国最新版本的新冠肺炎中医药诊疗方案翻译成英文,在国家中医药局官网和新媒体上公开。“我们还通过远程视频交流、提供技术方案等方式,与日本、韩国、意大利、伊朗、新加坡等国家分享救治经验。”余艳红说。

  第二,捐赠中药产品。中国有关组织和机构已经向意大利、法国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捐赠了中成药、饮片、针灸针等药品和器械。

  第三,选派中医师赴外支援。已经有中医专家前往意大利、柬埔寨、老挝等国参加抗疫。

  中医药抗疫,仍在进行时。

【编辑:陈海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